公路客运如何开往下一个“春天”?
来源:中山日报 2018年3月13日9:12

  2018年春节前,一场突如其来的寒流不仅扰乱返乡过年旅客的脚步,也让公路客运从业者的心里泛起了寒意。

  近几年来,公路客运的日渐萧条已是不争的事实。我市 2018 年30 天春运数据显示,总客流量升幅4.51%,而铁路、水运客流量增两成多,公路客流量显著下滑,其中,我市两大省级汽车站场——市汽车总站和小榄车站春运期间客流量下滑两到三成。如此惨淡的数据,让从业人员发出今年无“春运”的感叹。

  随着高铁时代来临,社会经济的发展,人们春运返乡、日常出行的方式有了更多的选择:“刷脸”进站、网上订餐等铁路服务升级,自驾车结伴同行,网约车灵活方便等优势条件狂刷存在感,对传统公路客运行业形成围堵之势。企业如何“过冬”?未来道路客运行业能否再次迎来明媚的春天呢?记者就此展开了调查。

  春运之变

  ■从“喊哑嗓子”到“有空闲聊”

  今年2月13日,大年二十八,记者走进市汽车总站,广场空荡荡的,售票窗口稀稀拉拉站了几个人。

  当天发往湖北的一辆自营大巴车上坐了20多名乘客,“这是我和另一辆大巴司机拼的客,等了2天,才凑齐半车人。”司机代仁付告诉记者,开往湖北1000多公里,油费、过路桥费、人工加起来要八九千,一个人车票是400多元,“凑不齐20个人绝对亏本,明年不开了。”

  同样在盘算的乘客周红梅说 “想到要坐24个小时就心累,明年再抢不到高铁票,要么坐老乡的车回家,要么买机票。”

  中山汽车运输公司副总经理冼国洲和同事在调度室边看监控边聊天,“往年嗓子都喊哑了,加班到凌晨,今年有空聊天还能正常下班。”他说,春运最高日客流量出现在2月11日,但也不过1.2万人次,比历史最高峰3万人次/日减少一半多。

  今年汽车站无 “春运”,这个结论在中山不同的汽车站得到了印证。

  “往年临近春运,亲戚朋友都托我买票,今年几乎没人再问我了。”小榄汽车运输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李伟良一句话道出了客运出行的“冷遇”。李伟良介绍,今年春运期间,单日最高峰客流量是1.2万人次,去年则是1.7万人,一天客流少了5000人,意味着100辆大巴、100个司机不用开工。

  位于开发区的城东车站站长张目元介绍,春运期间同比客流量下降两成多,尤其是开往广西、湖南的班次下滑尤其厉害。“高铁覆盖、重合的线路,道路客运下滑十分明显。”

  ■比前几年客流“断崖式”下滑

  据市春运办的统计,截至3月2日,春运30天我市共计发送旅客685.22万人次。其中,公路客运发送598.46万人次,铁路客运发送71.34万人次,水路客运发送15.42万人次。

  “因公路客运的统计口径与去年不一样,所以不做对比,铁路、水运客流增长分别达到20.85%和17.07%。”市交通运输局运安科主任科员李丽萍透露。

  尽管公路客运仍占 “大头”,但“蛋糕”在缩小。

  数据显示,2月1日至2月15日,在这个节前客运高峰的时间段内,市汽车总站共发出1万余班次,发送旅客13.1万余人次,分别比去年同期下降了12.02%和20.94%;小榄车站发出班车7376班次,同比减少15.8%,发送旅客12.8万余人次,同比减少24.6%。

  客运行业的下滑持续数年,拿今年春运数据与2014年、2015年相比,出现 “腰斩式”、“断崖式”下滑。去年我市14个客运站共发送旅客594.96万人次,比2016年的731.27万人次下降了18.64%。

  行业的盛衰,资本市场有很直观的反馈。“中山有家公路客运企业打包出让所有资产,2016年要价2000万元,有人出1600万元收购未达成合作;2017年降价出售,1200万元还是未成交。”张目元说,汽车线路运营资质如今已与出租车牌照一样,已不是“抢手货”。

  出行之变

  ■从“一票难求”到“舒适回家”

  3月6日,在客流稀稀拉拉的小榄车站,老家广西横县的刘阿姨正在一边啃玉米,一边等待回家车辆。“但是下次就不用乘坐大巴车啦,因为儿子就要买车了,一家人都在这里打工,我们就一起开车回老家,一路说笑就回家了。”刘阿姨说这几年,身边越来越多人都买了车,现在回老家,村子里道路上车来车往。

  “连我们自己出行方式都变了,短途选择开车,长途首选高铁,更不用说乘客了,人们出行方式日益多样化,行业的衰退无可逆转。”小榄车站的李伟良说,“消费者用脚投票,哪种方式便捷、省时、省力就选哪种。”

  首先,高铁的对公路客运线路的冲击十分明显。小榄的广西籍务工人员比较多,小榄车站一半以上的运力是开往广西的,每天有100多个班次,高峰时有400个班次,甚至线路延伸到各县市、各乡镇。“但随着南广高铁的开通,我们各个班次的客流量骤降,可以预见的是,随着今年6月深茂高铁的开通,选择乘坐汽车前往江门、阳江、茂名、湛江等的乘客会继续减少。”

  乘客刘先生今年回家选择从中山站坐高铁回桂林,“12306开放售票时,几乎所有去程票被秒抢。”高铁有其显著优点——准时、高效、空间大、设施便利、平稳、价格适中。“只要人们的长途目的地通了高铁,人们肯定首选高铁,况且高铁服务不断优化,可以刷脸入站、网上订餐等。”

  其次,自驾车和网约车对道路客运带来冲击,尤其是网约巴士,冲击也尤为明显。相比去汽车站买张车票、进站等候,不如“拼个车位”,有些还能“门到门”接送,车上还可以聊个天。

  “90”后小凌,往年都自驾车回家,今年在网约平台注册成“车主”,找了三名乘客,收取一定费用,“算下来,这一趟除去成本还略有节余。”

  中山汽车运输公司副总经理冼国洲分析,随着高铁、动车的开通和私家车的普及,加上近两年网约车和网约巴士的兴起,让客运行业受到挤压和冲击。此外传统制造业向内地迁移,不少人返乡就业,流动人员减少,也是背景原因之一。

  行业求变

  ■“砍掉”部分运力过剩线路

  削减线路和减少班次密度,已经成为车站的“新常态”。

  “拿今天 (3月6日)来说,前往南宁的班次缩减至两班,每班只有4位乘客,而前往柳州的一班车只有两位乘客,而根据相关规定,乘客就算1人也必须发车,班次越多越亏。”小榄车站的李伟良说。目前,小榄车站已经“砍掉”中山至珠海、东莞樟木头的班线,前往广州省站以及深圳侨社的班线也都缩减班次。“运力过剩是普遍存在的问题,原来是人排队等车,现在是车排队等人。原来车站都是人,现在车站都是车。”

  中山市汽车总站、城东客运站也均采用了减少线路班次的策略,“有些乘客不足的线路开得越多,亏得越多。”

  ■开发新品帮乘客省钱省时省力

  除了减少班次止损,怎样才可以更加主动作为?

  城东车站正购置了两辆七座商务车,开拓更个性化的包车业务。3月2日,其中一辆车完成首发,第一批3名乘客定制了“城东车站至广州白运机场”的直达行程。“未来我们会更多提供差异化、门到门的出行服务,满足不同乘客的需求。”张目元谈到未来的改革方向。

  中山市国生汽车运输有限公司在行业中显得比较有朝气,“管理团队很年轻,只有30来岁。”国生汽运总经理区燕婷是一名“海归”,作为一家市际包车企业一直不断开拓新线路。

  “我们减少或停掉一些受冲击的线路,如和广珠城轨重合度极高的中山到番禺线路,而增加了电子科大到广州珠江新城的线路。”区燕婷说,汽车客运行业不会消失,关键是不是能精准服务乘客的需求。“乘客在选择出行方式时,一定会算经济、时间和体力三笔账,如果要选择汽车出行,一定在这三方面有过人之处。”她举例,“电子科大到珠江新城”的客运出行,就优于“打车——中山北站——广州南站——地铁换乘两次”的出行方式。

  国生汽运还推出旅游直通车线路,如中山到广州长隆、顺德长鹿农庄、香港迪斯尼的线路,“同时购买 ‘车票+门票’有优惠,这能吸引一部分客流。”前段时间还开通了 “中山到珠海机场”的线路及运营候机楼。

  ■拥抱互联网做有资质的“网约车”

  在采访几大车站的过程中,很多客运企业都谈到,正规客运企业戴着“枷锁”在与网约巴士进行着不公平竞争。

  城际之间的网约巴士风生水起,如样样巴士、AA 巴士、淘巴士、如约巴士等,但存在诸多不合规现象,如站外上下客、行李不安检、购票不实名、车辆未按运营车辆标准购买足额的保险等,而传统客运企业运营的大巴车必须要进场拉客、实名制购票、行李安检、固定上下客点等,同时,大巴车要符合各种“国标”,“今年4月要求所有座椅安装自动报警器,还要加装防追尾装置,改造成本每台车要四五万元,而保险费就比无资质的网约大巴车高几倍。”国生汽运总经理区燕婷介绍。对于网约巴士的冲击,客运企业也在想办法奋起直追。如市城东车站所属的广东粤运交通股份有限公司相关人员介绍,其总公司也正开发一个APP网约平台,市民可以网约各类型车辆,还有查询、网购等功能,有效整合我们在珠三角各城市的车辆、站场资源。”

  区燕婷则表示,今后也想尝试入驻网约平台,“毕竟共享经济是发展趋势,如同滴滴平台一样,和私家车相比,我们提供的就是如出租车一样的有资质的巴士服务,更能让乘客放心。”

  ■探索多元化经营形成互补

  尽管公路客运行业 “唱衰”的声音很多,在区燕婷看来,“没有夕阳的产业,只有夕阳的思维”,客运行业不会消失,“但我们判断,未来的客运线路越短越赚钱,尤其是港珠澳大桥和深中通道开通后,会带来大量有短途接驳需求的乘客。”同时,国生汽运还加强了公益性运输服务,如为高考生提供免费出行服务,与大型政务活动、展会合作提供包车服务等。“最好的服务就是提供乘客需要的产品。”

  此外,多元化经营也是一个方向,国生还经营了一家出租车公司和旅行社,相互之间业务整合。小榄客运多年前就开始探索多元经营的路线,除了长途客运外,还经营出租车、公交车业务,以及车辆年检业务等。

  各家客运企业的负责人也一致谈到,未来的转型不光是行业的转型,国家政策层面也应该给予相应的调整,加强行业管理提高准入门槛,给予更多的政策空间等。“珠海已经开始试行部分公交车站作为大巴车的上下客点,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探索和尝试。”区燕婷谈道。

(责任编辑:魏美茹)
最新通讯员新闻
信息检索
关键字
类  型
新闻阅读排行
本日排行
本周排行
本月排行
更多>>运输刊物订阅
更多>>精品车辆
新闻回顾
更多>>专题新闻
更多>>通讯员列表
更多>>合作单位
2018 中国道路运输网